GuangXingLiu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鱼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不懂英语,造就了13亿人的信息孤岛

过去学好英语是为了认识世界,今天学好英语可不止是为了考试,还为了了解中国。你有英文名吗?你的英语达到了high level吗?如果都没有,那抱歉,在传说中的中产阶级教育鄙视链里,你可能都没有资格和某些爱讲英语的5岁小孩说上话。英语水平可以成为一种阶级差异,这是某些人深以为然的信念。背后的身份焦虑固然非常夸张和可怕,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对外语的重视并非没有道理。突飞猛进的机器翻译技术替代不了会说流利外语的便利,而会外语依旧还是一种极为重要的比较优势。其实,像多数中国人这种单语言使用者在全世界范围内并

慈禧太后为何敢于同时向十一国宣战,网友:换我,我也敢!

1900年6月21日,一向“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慈禧太后突然硬气了,她做出了一项震铄古今的重大决定,同时向十一国宣战。这十一国里包括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沙俄、西班牙、比利时、荷兰、奥匈帝国,都是一等一的强国。一个弱国同时向这么多强国宣战,以龙马君博而不专的历史知识储备,可以断定是人类历史上的孤例。慈禧太后的胆气为何如此雄壮呢?有很多说法,不过今天,龙马君要提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说法。下面一一罗列并作分析,读者老爷们不妨做回判官,看何者更合理。为方便分析,我们先来梳理下背

为什么那么多城市房价开始跌了,还是有人相信房价会一直涨

我把中国的房地产,给大家聊透,能明白多少,就看个人自己了。首先,请大家抛开任何常规的房地产逻辑,什么国家政策、土地供应、人口流向,balabala……,不要带入这些,然后仔细的琢磨下面的文字。1、经济发展的关键核心要素,是资本+科技,而这两个因素其实对应同一个东西——劳动剩余。用微观层面举例子,如果一个工厂,把劳动产出全部都分掉,是没法发展的,工厂需要有研发人员来提升效率,工厂需要购入新的设备来提升产能。所以,本质上相当于工人把自己的劳动剩余的一部分让渡出来,用于供养可能暂时没有产出的研发人员;

武汉发哨人艾芬

当前射会主要矛顿:你等着他盗欠,它等着你敢嗯。并且习以为常。编者按:此文系《人物》杂志公众号文章,原文在今日11:40左右被删除,故未经授权转发。真相不应被掩盖被删除。以下为原文内容。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

为什么“哄抬物价”是件好事?

灾难来时,哄抬物价竟是好事? 15年前,卡特里娜飓风席卷了美国南部,城市被淹没、公共服务停摆、1800多人丧生,社会秩序一度混乱不堪。 住在肯塔基州一名叫约翰的男子看到新闻后,了解到灾区的人们停电缺水,迅速购买了19台发电机,和家人租了辆货车开了1000多公里送到灾区。他想一方面可以帮助别人,一方面自己也能赚点钱。他以平时2倍价格出售发电机依然供不应求,但是,很快警察赶来没收了他的机器并把他拘留起来。他的发电机一直被警方扣留着,约翰财物两空;随之而来的恶果是,再也没有人往灾区

钻石公主号的重大启示: 意外的肺炎传染实验模型

虽然我们自己熊熊燃烧的大火中炙烤着,但似乎缺乏同病相怜的感觉,对于那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同样遭遇,缺乏应有的关注。而全世界也充满了一种隔岸观火的味道:中国人觉得,那是外国人的病;而外国人觉得,那是中国的病。如此以来,让钻石公主号邮轮孤零零在漂泊在海上,与世隔绝,听天由命。结果,老天丝毫不留情面,演成了一个高度“理想”的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染实验的居民楼模型。模型的“设计“和运行都非常好,但实验的结果却非常不好。以惨痛代价换来的深刻教训,我们需要认真学习。  身 份钻石公主号 (

从新晃埋尸案看县城江湖

中国每一个县城的所有权力,都被几大家族把持着。几大家族的带头大哥,最少也得是常委级别的。他们在县城江湖经营几十年,树大根深,盘根错节。这几大家族又互相勾结,互相利用,全县城的所有资源,都被他们占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你不是这几大家族的成员,即使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也只会在县城的最底层挣扎,我见过复旦大学毕业的,在县城里当城管,天天走上大街吆喝商贩;也见过上海交大毕业的,在县城开了一家杂货铺,天天坐在门口看唐诗三百首……如果你是这几大家族的成员,即使你是小学毕业生,即使你没有上过一天学,你也可

不要为了仇视帝国主义而瞎编乱造!

在故宫里面开了两天会,关于故宫国宝南迁的历史研讨。抗战时故宫国宝南迁,第一批第一站就是运到长沙,存在湖南大学图书馆。我的报告就是“故宫国宝南迁与湖南大学”。这次故宫会议上我还搞清楚了一个我过去一直关注,但苦于没有材料而一直没搞清的一件事----日本人占领北京八年,故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建筑没有被烧,但是是否发生了抢劫?实际情况是故宫里没有发生什么事,而且管理得井井有条。故宫国宝南迁是选择了精品迁走,并没有全部迁走,因为太多。留下来的也仍然可以说是满地金银。但是日本人确实没有抢劫故宫。而且19

caoz的梦呓 | 我看鸿蒙操作系统

作者: caozsay    来源: caoz的梦呓华为宣布推出鸿蒙操作系统。其实我觉得能理解,但也蛮无奈的,所谓不得已而为之,google不提供后续版本授权,不提供新的支持,怎么办,硬着头皮也要上。有些自媒体说什么安卓慌了,google吓坏了,我真的想骂人,一群王八蛋为了点击率什么都敢写。自建操作系统,对华为来说,或许技术上不是什么多难的事情,但比技术更难的是什么?1、知识产权从青蒿素说一下专利与知识产权[更新]旧文提过,三星每年要给微软一大笔知识产权费用,那为什

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总是那么多?

01八十年代中期,我读小学,那时候,中国如同在油罐车里憋了很久,忽然打开一扇天窗,车外世界空气立刻和油罐车的气体发生剧烈的反应,然后燃烧,爆炸。关于什么是真理,以及这个世界的真假对错,大家总是争论不休。电视和录音机,是当时的奢侈品。电视只能收到一两个台,常常是左邻右舍挤在一起看。录音机可以听到邓丽君,很好听,但听的时候,却总会有人指责伤风败俗。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片子,大家看了很多遍,不仅仅电视上会循环放,学校也会定期组织大家看电影。小学时,学习的第一首歌曲是:《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向往的英

火烧巴黎圣母院的的背后

巴黎圣母院被火烧,引发了一些人的仇恨情绪。大家说,风水轮流转,人在做事天在看。我一向不去评价人们的情绪是好是坏——因为存在即合理。说合理,他也存在,说不合理,又怎么样呢?情绪的开关在一个人的右脑,不是在我们手中,谁能控制得了呢?当然,如果想让你的孩子能够调控他右脑的开关,可以在我们群学习育儿课,会有专门的左右脑相关常识的讲解。我想,这种仇恨情绪到底该不该有,应该记到谁的头上,我们不应该盲目仇恨,而是应该走进那段历史,去看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从哪儿入手呢?——用我们课堂上的内容:好的思考,源自提

拆姐拆哪儿 | 厨房深处:一所私立学校的大江大河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拆姐之所以封笔半年,就是对网络端的讨论丧失了信心。太多人的思维惯性是简单的二元对立,非此即彼,黑白各执一端,屁股决定脑袋,而脑袋中又只有“对的”与“错的”,没有复杂的中间地带,离真正的理性相差甚远。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事件最新的发布会为例。在为孩子的饮食安全表达诉求的过程中,个别家长存在过激的行为,是不是就足以抹杀所有家长表达诉求的正当性?对学校食堂18个批次食材进行检测,其中17批合格,1批发霉,是不是就能说整个食堂安全可靠,甚至可以发一个优秀食堂的奖状?不能
<< 1 2 3 4 5 6 7 8 > >>

Powered By Z-BlogPHP 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