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XingLiu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鱼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如果有来生,不做工程师

这年月,要不是为了混口饭,谁还愿意当工程师啊?



事情沸沸扬扬好多天了,美国的制裁让一家拥有8万员工的公司进入休克状态,8万名员工,其中大部分是工程师,度过了坎坷不安的一周。


一周以来,各路高人纷纷出马,献计献策:有的痛骂美国无耻,骂得酣畅淋漓,可惜毫无卵用。有的抱怨我们准备不足,投入不够,光顾着搞单车送外卖了。


又有人出来澄清,这跟单车外卖不相干,多年来,为了造芯片,我们投的钱够多,但挨的骗也够多,主要是自己人骗自己人,都伤心了。


无论各方神仙如何跺脚骂街,手里的iphoneX是不耽误使用的,鞭子落下来,直接受苦的,是那8万名工程师啊,他们的命运,何去何从呢?


唉,工程师这个物种,没人疼没人爱,已经很多年了。



论知识技能,这些工程师都是寒窗苦读十几年,拿到不错的学历,品学兼优,才够资格加入我们的通信巨头。


但工程师的知识水平,正处在尴尬的位置。


我们讲科技强国,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油水主要给了那些专家教授。院士或学者,到哪里都被高接远迎,动动嘴挥挥笔,项目经费就来了,就愁着怎么花出去。吃饭开会发论文,能花掉几个钱?于是,买高端设备,跨国开会,搞公司,变成流行玩法。总之,发票得凑够。


工程师们,曾经都是专家教授的学生,对里面的门道清清楚楚,如果家庭够优秀,也多会选择留在学校研究所,向着未来的专家教授迈进了。冒着被压榨的命运,进入我们熟知的通信巨头,多是家庭不够优秀,急需赚点快钱的。


挎着行李箱满世界转,非洲美洲中东不挑剔,熬夜通宵家常便饭,一年休息不了几天,这样的工程师,不全是寒门,但多数来自寒门。


从根子上,工程师就远离了高大上,俗话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们这里的惯例,就是喊着为别人服务从不计较私利的,才能好处多多;工程师奔着私利而去,怎么可能有大出息?



于是,工程师经常被看不起,尤其是遇到婚恋大事,常常闹出笑话。


不久前传出的新闻,一位工程师穿着361牌子的衣服去约会,被姑娘鄙视,勉强吃完饭后就被拉进了黑名单。


想想看啊,整天跟程序代码、机器设备打交道,一天忙到黑,闲下来玩玩游戏,这群工程师,懂什么格调啊,怎么能赢取摩登女郎的芳心?


泡不到妞,是工程师群体最大的苦恼之一。年纪大了,多要从老家张罗个朴实可靠的姑娘,一家一计地过日子;偶尔有工程师交了桃花运,弄了位漂亮有情趣的小姐姐,到头来也常常Hold不住,劈腿了事。尤其是那些常年泡在海外的工程师,婚恋多有问题。


军婚自古被保护,但工程师的婚姻,却鲜有人问津,妇联的同志们,那些小妖精,你们到底管不管?



在外受冷落,自家公司内部,工程师也总是低人一等。


我们的通信巨头,虽然号称研发投入非常高,极其重视工程师的待遇,但在公司内部,一切总以市场销售为导向。


从公司高层到办事处主管,多出自市场销售;在每一个办事处,好位子,好车,好宿舍,多由跑市场的占据,工程师只能挑剩下的。


落到具体工作上,市场经理指到哪里,工程师就打到哪里,一切配合市场,这是我们的规矩。


在搞项目的过程中,一个嘴上毛没长齐的市场经理,经常能训斥一位满脸沧桑的工程师。没办法,谁让人家接触的是客户,你接触的是设备;人家是公司利润来源,你吃的是人家拉来的单子。


所以,遇到来自西方的外国同行,我们的工程师经常会投以羡慕的眼光。不仅是人家待遇更高,最关键的是,人家工程师够牛逼,能对客户说不,能对市场经理说不,换到我们这里,工程师就老老实实干活吧。



干活,干活,就像老牛一样,一旦有了松懈,就面临考核压力,中年危机说来就来。


跑市场的,练就一身本领,换家公司照样干。但工程师呢,技术更新换代非常快,一不留神就被小年轻超过了。而且,干到一定岁数,工资高了,级别高了,养一个中年工程师的钱,能养三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公司不傻,末位淘汰的人群里,多是中年工程师。


这些人,被淘汰后去哪里呢?他们不仅要吃饭,多数还背着房贷,老婆孩子要养,老家父母要接济,压力之下,一旦想不开,就要弄出跳楼的惨剧。


但没有人关心他们,我们的福利体系中,根本就没有工程师的位置。


访贫问苦,轮不到工程师,他们毕竟拿着不错的工资,不属于困难群众。


特殊关怀,没工程师什么事,这伙人在电脑前待久了,弱不禁风,弄不出动静来。特殊的关怀,还是投向特殊群体吧,比如应运而来的退役军人事务部,毕竟,人家是保卫过祖国的。


工程师啊,你们应该怀有感恩之心,别忘了,你们这些穷小子,能从农村走进城市,能读大学拿高薪,能贷款买上房,都是托了谁的福啊?农村人想进城,哪一辈子有现在这么容易!



牢骚满腹,格调甚低,一点都没有站在战略高度看问题。唉,大头就这档次,烂泥扶不上墙,土鳖爬不上高台盘。


说的是工程师,不仅是工程师,各行各业都有同样苦逼的人,这一刻,我们都是工程师。


当然了,以偏概全是大头惯有的毛病,还有很多工程师,过得一点都不苦逼。据说在某些单位,抄电表的、开电梯的、修电脑的,都算工程师,工资好福利高。


就是那两家通信巨头里的工程师,也有玩得嗨的,泡妞炒房样样精通,潇洒风流不甘人后。


有人的地方,就有二六人等,这是常识。有来生的地方,不愿再苦逼地重活一遍,这源于心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