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XingLiu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鱼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火烧巴黎圣母院的的背后

巴黎圣母院被火烧,引发了一些人的仇恨情绪。大家说,风水轮流转,人在做事天在看。

我一向不去评价人们的情绪是好是坏——因为存在即合理。说合理,他也存在,说不合理,又怎么样呢?

情绪的开关在一个人的右脑,不是在我们手中,谁能控制得了呢?

当然,如果想让你的孩子能够调控他右脑的开关,可以在我们群学习育儿课,会有专门的左右脑相关常识的讲解。

我想,这种仇恨情绪到底该不该有,应该记到谁的头上,我们不应该盲目仇恨,而是应该走进那段历史,去看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哪儿入手呢?——用我们课堂上的内容:好的思考,源自提出一个好问题。

目前的小果核课上,我们学《上下五千年》,我们会看到,自古以来,胜者攻占一个地方,屠城,或者火烧一个城,应该烧哪里?

烧城里,烧宫殿。

比如项羽当初火烧了秦朝的咸阳宫——当然,大部分人说的是,火烧阿房宫。

那么,问题就来了,英法联军为什么没有烧紫禁城,没有烧北京城里,而是跑到京郊,去烧圆明园?

当初,英法联军不烧紫禁城的原因之一:英法政府不想让清政府垮台。

古代历史书上我们读到的项羽等人征战、攻城,是为了什么?为了推翻过去那个政府,自己当皇帝。

而英法当初为何而来呢?并不是给清政府推翻,他们直接来当皇帝的。——当然,觊觎中国的领土,也是他们的野心。

当初,他们是想打通中国的各个通商口岸,把鸦片弄进来。直接占领中国,他们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一块大肥肉,但是禁不住“肉多狼更多”。

当时的英法联军,还有一点,像群里小果核课上讲的诸葛亮从成都要出蜀。“路途遥远”是硬伤。英法联军给养不足,他们急于早日撤军脱身。

鸦片战争之后,中英签订了《南京条约》,中国第一次开放了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这五个通商口岸。而且允许英国人居住并设派领事。

那么,此番他们干嘛来了?——甜头吃了十几年,觉得不过瘾,想来修订合约。

说你大清朝最好能把全国都开放了,实在不行,各个港口城市开放了也行啊。

其实,各个港口城市开放,当初清政府也不是太介意,开就开嘛,做生意,也无所谓。

但是,在北京城天子脚下做生意,当时的咸丰皇帝就不乐意了。

说白了,其他城市也不是那么乐意,也不是真的无所谓,要知道,那时候的清政府,自认为是世界的爸爸。

在当时清政府眼里,其他什么什么国家,都是藩属国(番邦儿子),只要儿子好好孝顺爹,逢年过节来磕头,顺手牵羊拿点儿东西、院子里打打架,也不是啥大事儿。

如果没有这个“爹思维”,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啃老族,对不?

打不过,还不想认吃亏,咱中国人最擅长的策略是啥?

踢皮球嘛——跑到北京来,清政府说,我们国家的外务向来是两广总督负责,你们去广东。

跑到广东去,两广总督说,开放全国各个口岸,这事儿我们做不了主,还是去北京找朝廷吧。

踢来踢去,最后英国急眼了,用他们国家的中国通“小斯当东”的话说:中国听不懂自由贸易的语言,只能听懂炮火的语言。

于是,英法联军就把炮架到了天津大沽口。

最初,清朝有一个叫僧格林沁的,还想抵抗,咸丰皇帝说了一句:天下根本不在海口(天津海口),实在京师。

等打到了北京,清政府才说,行行行,谈判吧,于是,就有了当时的通州谈判。

结果,说是谈判,爹思维的人哪会谈判?咸丰皇帝就跟当时负责谈判的大臣桂良交待:这也不能同意,那也不能同意,别怕,大不了就再打嘛。

于是,又一个“九一八”出现了,1860-9-18的谈判过程中,英国负责谈判的巴夏里说:有一条,我们是必须要坚持的:公使驻京,亲递国书。你们看着办,于是,飞身上马,一骑绝尘。

咱这边一看,卧槽,这么牛逼啊,皇上有交代,大不了就是再打一仗嘛,于是,就把英国参加谈判的39个人,全部抓起来,扣下了。

巴夏礼和他的助手关在刑部大牢里,其他37个人,在圆明园。

于是,就出现了为什么火烧圆明园,一个最关键的理由。

话说时代进步了,新的问题出现了,就不能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咸丰皇帝一琢磨: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啊。

你们带队来谈判的,就是王啊,给你们39个“头头”扣下了,接下来去收拾小喽啰了。

——标准的用古时候的逻辑,来应对眼皮子底下的问题。

于是,当时3.9万清兵冲向了通州的2.5万英法联军,用后来英国人的一句话说:一个发明了火药的国家,竟然还在用弓箭作战。

老观念,旧武器,下场就是:英法联军死5伤46,清军全军覆没。杀了清军之后,联军马上冲进圆明园,解救那39个人。

最后,只剩下19人了,另外20人的尸体,惨不忍睹。

幸存者回忆说,其中一个《泰晤士报》记者,抓起来四天就被整死了,尸体被野狗吃光了。

还有的人,全身生满了蛆,精神错乱而死,痛苦而死。

当时联军总司令额尔金说,因为这些俘虏是在圆明园被虐待而死,所以,要烧了这个园子,给清政府一个惨痛的教训。

当时,法国有一个将军——孟托班,说要烧就烧皇宫,让他们更疼,才能长记性。
 
额尔金不同意,说,烧皇宫等于烧北京,北京的百姓没有惹咱们,圆明园是皇帝私人园林,也是虐待我们俘虏的地方,就烧这里。

烧之前,额尔金还在北京城张贴了告示:任何人,无论贵贱,都要为自己的欺诈行为受到惩罚,18日,将火烧圆明园,以此作为对皇帝的惩罚,与此无关人员不受此行动影响,唯清政府为其负责。

这些内容,出自清朝一个叫汪康年的人写的一本书:《记英法联军焚劫圆明园事》。

更可悲的是:书中记载,“各军并无火器,唯有水桶、水锅而已”。

听说联军没有点火的东西,放火遇到了困难,海淀百姓纷纷带上火盆、秸秆等“火器”,来助洋人一臂之力。

英法联军放火之后,中国人跟在后面“到处引火延烧”,让火势蔓延。为什么?

因为这是皇家花园,老百姓不觉得这园子跟自己有啥关系,而且,活烧得越大,才好“趁火打劫”,能多抢点儿宝贝出来。

齐宣王问孟子:听说周文王的花园,方圆七十里,有这回事吗?

孟子说:有这样的记载。齐宣王说,真有这么大吗?

孟子说,百姓还嫌小呢。齐宣王说,我的花园方圆才四十里,百姓还嫌大,为什么?

孟子说:文王的花园七十里,百姓可以去砍柴、打兔子,文王与百姓共有之,百姓嫌小,当然不足为奇。

我刚到您的国境,问齐国有什么禁忌,百姓说:千万不要去齐王的花园,方圆四十里,杀死一只鹿的话,会让你抵命。

这方圆四十里的花园,好像国家中的一个可怕的陷阱,百姓嫌大,还奇怪吗?

圆明园,从康熙年间就开始修,历经了: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共花银子2亿两,占地面积五千多亩,中西景观100多处,确实是万园之园。其中藏着全国各地搜刮来的珍宝。
 
这样一个地方,原本就容易引狼,而当时的咸丰皇帝,什么都可以放开,唯有一个“藩属国见了皇帝不下跪”,这点屈辱之气咽不下去,引发了中国近代史上“最无聊”的一场战争,以圆明园被烧作为代价。
 
确实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屈辱,但是,比火烧圆明园更屈辱的是后面那几句:百姓提供“火器”……

另外,我们还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圆明园火烧之后,其实只能说是第一轮浩劫。

但是,被烧完了,就是现在这样空空的,只剩几块残垣败壁了吗?

据说1870年,西洋楼的建筑还算完整,据说同治时期,对有一次对园中中式建筑的大规模重修,但是,半途而废了。

1905年,康有为游圆明园时,还留下文章:虽蔓草断砾,荒凉满目,而寿山福海,尚有无数亭殿,……

这笔账,估计算到联军头上,他们会表示不服。可以说,木、石等等,但凡还能有点价值的,都被蚕食了。

现在,北大西门内,教学楼前,一对华表,就是1925年,燕京大学翟牧师私拆的,理由是:我看圆明园内石柱系属古物,恐有人拆毁,故运至本校保存。如中国用时,即可退还。

包括后面的中山公园等,都曾经以“正当”理由,从圆明园内拆走过珍贵文物。

所以,目前残存的,恐怕不是想给后人留点儿爱国主义教育的教材,而是实在派不上任何用场了。

鲁迅先生有一句话:打人家身上鬼,也得打自个身上鬼。

我们现在看巴黎圣母院被烧,马上封闭起来,如果我们国家也有这样的意识,当初被烧,马上封园,哪怕1905年,甚至1925年才封,留存也比现在多得多吧。

如果我们非要把巴黎圣母院被烧,与火烧圆明园联系起来的话,我想,这些才是我们应该学习、应该让孩子们知道的。

而不是仅仅让孩子们记住:仇恨。



转载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zODI2MDI4Nw==&mid=2651914809&idx=1&sn=f5a720aa41f0ad7f15b5a89cad526bb1&chksm=f2d9bb69c5ae327f5d3e67d7277a02a586b168383a7c6e88227fcacb7161876beb98c823d115&mpshare=1&scene=1&srcid=0419mxctiAsPo1nYCgrNW1sQ&pass_ticket=STGjJKQOdpip7bhmDLR1k4lD2HwG43T%2FlTILa%2Fe33f4LWuuhdGL7PF8mqFKbUQ4A#rd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