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XingLiu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鱼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从新晃埋尸案看县城江湖

中国每一个县城的所有权力,都被几大家族把持着。

几大家族的带头大哥,最少也得是常委级别的。

他们在县城江湖经营几十年,树大根深,盘根错节。

这几大家族又互相勾结,互相利用,全县城的所有资源,都被他们占有。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果你不是这几大家族的成员,即使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也只会在县城的最底层挣扎,我见过复旦大学毕业的,在县城里当城管,天天走上大街吆喝商贩;也见过上海交大毕业的,在县城开了一家杂货铺,天天坐在门口看唐诗三百首……

如果你是这几大家族的成员,即使你是小学毕业生,即使你没有上过一天学,你也可以当部门领导,做乡长镇长,甚至坐到县长的位置上。我见过连加减乘除都算不利索的当了财政局长,见过连看图识字都认不全的做了教育局长……

他们把这叫做基因。

他们只认基因,不认能力。

这县城就是他们的,全县人就是他们的韭菜,他们想怎么割就怎么割,想割多少就割多少。

割多割少,取决于他们的心情。

 





县城江湖很复杂,咱还是先从新晃埋尸案开始。

案件都不说了,大家都知道。

这起案件的关键人物是县城高中校长,杀人的是高中校长的外甥。

县城高中校长,享受的是副县级态度,在全县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谁家的娃能不上学?谁家的亲戚娃不想上大学?

考大学的时候,安排考场座位,校长把全校成绩最好的,和你娃坐在一起,你娃准能考上大学。校长给监考老师打声招呼,你娃都能直接把他的试卷抢过来抄写。

所以,县城高中校长会有自己的关系网,上至县委书记,下至乡长镇长。

再说,你没有关系,能当上县城高中校长。想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何止几百人?

别说你教书教得好,你就可以当校长。正因为你教书教得好,才需要你继续教书,不会教书的,才会提拔当校长。

在县城里,县城高中校长能力非常大,没有他办不动的事情。

这不,杀人的事情,都能给他包庇了。

 





咱顺藤摸瓜,再往下理。

杀人放火,归公安局管。

死者家属告了很多年,一直没有结果。为什么?

公安局不管。

一个县城有十个最肥的部门,公安局算其中之一。

公安局长的发财之路,可太多了。

公安局下面有派出所,派出所有所长指导员,你想当个所长指导员,不给几十万,那就只能把那个位置看一眼。

你刚从大学毕业,想进这个穿制服配枪支的系统,你要不送个十万八万的,想都甭想。

扰乱社会治安,寻衅滋事之类的,我说你有你就有,说你没有你就没有,只要说你有,你不交钱,就休想变成“没有”。

什么洗脚的按摩的夜总会的,你不交份子钱,我能让你开?

甚至很多就是他们自己开的。

好了,咱接着说上面那个埋尸案,为啥不受理?

公安局政委和县城高中校长是同学。

我靠,怪不得很多年不受理,人家有这层关系。

我在高考的时候,给你娃运作运作,送进好大学,你把我外甥这个事情压下去。

那还有啥说的。

 





县城里有发财的,你看县城里也有开保时捷开马萨拉蒂的。

但人家能开上,你就开不上。

你真以为勤劳能致富?你真以为知识改变命运?

县城里的资源很有限,早就被几大家族瓜分殆尽,你一个穷大学生,连口汤都分不上。

县城里的上等人,除了当官的,就是做大生意的。

做大生意的都是有官场背景的。没有官场背景,早就把你查封了。

谁都知道煤矿能挣钱,那人家凭啥要把煤矿承包给你?是你长得帅还是咋的?

开发房地产能赚钱,可你得办很多证,人家凭啥就给你办证?

知道能赚钱的行业,早就被他们霸占了。

你的文凭再高,看书再多,也只能给人家当韭菜。

 





比同学关系更亲密的,是血缘关系。

县城里的领导职位上,爬满了近亲和姻亲。

我所知道的一件真实事例:20年前,一间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他爹他岳父全部是局长镇长;20年后,这间办公室里的这几个人,也全部当了镇长局长。

他舅舅是财政局长,他外甥小学都没有毕业,居然做了城建局长。

全国所有县都是这样的真实事例,说几

这里只认基因,不认文凭,不认能力。

这类真实故事,我说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局长镇长就是他奶奶给他家生出来的。他奶奶生殖器里出来的,都是官。

这县是人家的县,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上面说了,一个县有十个油水部门。

这十个油水部门一把手的所有亲戚,都发财了。

我认识一个县的城建局长,他爹是以前的副县长,他儿子在土地局当副局长,他一个外甥在粮食局当副局长,他另一个外甥开了一家砖厂,他侄儿开了一家建筑公司……

他家所有亲戚非富即贵,都是县城的上等人。

你有啥脸成天说:我爱我的县。

这是你的县吗?我都想呸你一脸。

 





县城里,有的人为了能够跻身到这几大家族里,想尽了各种办法。

没有血缘关系,那就建立血缘关系。

和这几大家族的人联姻,是一条最简单的办法。

哪怕这个家族的儿子是二杆子,是二傻子,也会把女儿嫁过去。

二杆子二傻子都会坐着发财,比你一个在工地里搬砖的穷大学生好了无数倍。

还有的人没有把女儿嫁过去的机会,那就认干亲。

让女儿给这个家族里的人当干女儿,认他做干爹。

干爹干女儿的事情,我就不说了,自己脑补。

他们为了能够跻身这几大家族,真是煞费苦心。

那没办法,这就是县城江湖。

 





送女儿给人家当干女儿算什么,还有送老婆的。

我们那个县有个老干部,很早就退休了,收集了很多县城江湖的事情,想让我写成小说,公布出去。

可是,这类小说要是放在十年前,那是相当火爆的。这几年,不让你写了,也不让你出版了。

老干部给我提供了好几件把老婆送给县城一把手,然后自己当了油水部门领导的事例。

都有名有姓,绝对真实。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种卖妻求荣的事情,在县城官场很普遍。

这就是县城江湖。

用尽你所有的想象,也无法形容他们的荒诞。

 





很多从县城和乡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再也不回去了。

为什么不回去?因为他们知道县城没有生存空间。

他们宁肯在一线城市的街道上头顶烈日发传单,也不愿意坐在县城的办公室里吹空调。

他们宁愿在一线城市的工厂里天天加班,也不愿意回到县城里边打麻将边说着东家长西家短邻居的媳妇是斜子眼。

县城已经彻底沦陷,县城成了家族产业。

其实,哪里不是家族产业?

县城向上的通道全部被堵死,你不是他们家族的人,你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你要办屁大个事,先得找熟人;你没有熟人,屁大点事都不给你办。

县城是人家的县城,不是你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