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XingLiu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鱼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通过一个美国笑话快速提升逻辑水平

本文讨论的范围只限于思维方式,不涉及政治,如果你非要对号入座,那是你的自由。这个文章仅供启发我独立的思考能力。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名为“这个小镇真脏”的美国笑话。我发现这个笑话反映了美国比较普遍的现象,就是“逻辑之争”。我大致将美国人的逻辑分成下面两类:

第一类:形式逻辑,创始人是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它依靠概念、判断、推理(主要包括归纳推理与演绎推理)反映事物的本质。

第二类:TS逻辑,这并非被公认的、有严格定义的概念,而是我临时创立的一个概念。它是指反对形式逻辑的人根据自己的国情、文化、感觉发明的一套“逻辑”。这种“逻辑”是不被上述“形式逻辑者”认可的。不过,在这里我还是把它归为逻辑的一种。支持这种逻辑的人认为这种逻辑反映了他们的历史、文化还有情感,更符合他们的社会现状与人际关系。

下面这个笑话,就是典型的两种逻辑之争。

此笑话纯属虚构,内容转自网上。


笑话及评述

A和B住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小镇。小镇的卫生由小镇居民代表大会聘请的物业公司负责。但是,这个物业公司管理不到位,导致这个小镇一直脏乱不堪,下面是小镇的两个住户为这个问题展开的对话。在括号中的分析是我用两种逻辑对此笑话的评述。


对话1
A:这小镇真脏。
B: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骂自己的小镇,有没有爱心?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是错误使用了类比,因为小镇与母亲,业主与狗完全不能相互代替。TS逻辑认为,用类比更形象,完全代表了人的真实感情)


对话2
A:这小镇真脏。
B:隔壁小镇更脏,你咋不说呢?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转移了话题。TS逻辑认为,使用联想与对比更能说明问题)


对话3
A:这小镇真脏。
B:有本事你建个干净小镇啊。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转移了话题。TS逻辑认为,B的回答是对A的正确反驳)


对话4
A:这小镇真脏。
B:以我们目前的文化素质,现阶段还不太适合住很干净的小镇。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推卸了物业公司的责任。TS逻辑认为,B的回答是对现状的合理解释与理解)


对话5
A:这小镇真脏。
B:以前更脏,现在已经不错了。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推卸了物业公司的责任。TS逻辑认为,B的回答是对物业公司取得成绩的赞美,是更有人情味的)


对话6
A:这小镇真脏。
B:你这么说是什么居心?什么目的?没有小镇,哪有你家?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没有资格怀疑A的动机。因为A作为业主有权过问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的服务质量。另外,小镇的居民才是主人,因为有了居民,才有小镇。所以,不能倒过来。TS逻辑认为,A的动机是邪恶的)


对话7
A:这小镇真脏。
B:隔壁的小镇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在这里满嘴乱喷?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没有资格怀疑A的动机。因为A作为业主有权过问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的服务质量。TS逻辑认为,A的动机是邪恶的)


对话8
A:这小镇真脏。
B:再脏也是自己的小镇,我为小镇里的新建的漂亮房屋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如果后者提供的服务质量未达到契约的要求,这与小镇的房屋是否漂亮无关。TS逻辑认为,A应该看到小镇好的地方,不应该抓住问题不放)


对话9
A:这小镇真脏。
B:隔壁小镇也这样脏过,我们现在还处在小镇建设的初级阶段。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如果后者提供的服务质量未达到契约的要求,这与隔壁小镇无关,也不应该以阶段为借口来拖延。TS逻辑认为,A应该看到小镇好的地方,不应该抓住问题不放)


对话10
A:这小镇真脏。
B:其实,隔壁小镇也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世上根本就没有干净的小镇。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如果后者提供的服务质量未达到契约的要求,这与隔壁小镇无关。TS逻辑认为,A应该理解物业,因为所有物业公司都不完美)


对话11
A:这小镇真脏。
B: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小镇,问题太复杂,管理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如果后者提供的服务质量未达到契约的要求,这与小镇大小无关。TS逻辑认为,A应该理解物业,因为物业公司的工作有难度)


对话12
A:这小镇真脏。
B:不要再吵了,这个小镇不能乱,要稳定!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稳定和干净都要达到,否则就是不尽责。TS逻辑认为,如果向物业提意见,就一定会出现动乱)


对话13
A:这小镇真脏。
B:要理解这个物业公司,管这么大的小镇容易吗?除了他们,还有谁能管得住这么大的小镇?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如果后者管不好,我们就要另请高明。没有证明显示别人就管不好。TS逻辑认为,换别的公司一定也管理不好,所以,不要提意见了)


对话14
A:这小镇真脏。
B:讨论这个问题没有意义,有时间,把自己家打扫干净就行了,多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这与自己做什么无关。TS逻辑认为,A自己的事没做好,就没有资格向物业公司提意见)


对话15
A:这小镇真脏。
B:你是不是对咱们小镇不满?咱们小镇白养活你了,滚!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是业主提供的资金养活了物业公司,不是相反。TS逻辑认为,是物业公司养活了业主,所以,A提意见是恩将仇报)


对话16
A:这小镇真脏。
B:脏是脏了点,但改变不了脏,那就改变自己的心态去适应它。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转移了话题,业主出了钱,物业就要提供服务。TS逻辑认为,B的回答是换一种思路来解决问题)


对话17
A:这小镇真脏。
B:脏的地方是少数,大多数地方还是好的,你为什么只会挑刺?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A作为业主有权批评他们聘用的物业公司,哪怕是只有一条街道脏,也要改正,不管问题是大是小。TS逻辑认为,看问题要看大局,不要只看局部)


对话18
A:这小镇真脏。
B:虽然脏,但毕竟安全。你要多看看那些经常有打架斗殴的小镇,才能感恩我们小镇目前多么安全。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转移了话题,业主出了钱,那么安全与干净都需要,否则就换公司。TS逻辑认为,B的回答是对物业公司的理解以及对已经取得的成绩的赞美,说明B更能通情达理)


对话19
A:这小镇真脏。
B:你懂个屁,其实物业公司在下一盘大棋…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B的回答转移了话题,提出了无关的猜测。物业公司无权自作主张下什么大棋,如果他们没有事先得到业主的同意而暗中用业主提供的钱去做别的事,那就违法了双方的合同。TS逻辑认为,B的回答是对物业公司充满信心,B看到了A的短视与愚昧)


对话20
A:这小镇真脏。
B:你没有看到我们一直在改革吗?探索的过程有风险,我们在摸着石子过河,你要理解,你要看大方向。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物业公司没做好基本的工作,不能以改革为借口,更不能拿小镇的未来用于探索,拿居民的钱去冒风险。TS逻辑认为,看问题要看对方的努力和未来)


对话21
A:这小镇真脏。
B:你说自己的小镇脏,那你借住到隔壁小镇去当寄人篱下的租客呀?为什么还赖在这里不走?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B的说法完全颠倒了权责关系。B和物业都没有权力要求A搬走。因为A是主人之一。能赶走的是物业公司。TS逻辑认为,B用有力而正确的逻辑回击了A的提问)


对话22
A:这小镇真脏。
B:我会向物业公司举报,屏蔽你的发言权。
(分析:形式逻辑认为, 同上,B的说法完全颠倒了权责关系。TS逻辑认为,B用有力而正确的逻辑回击了A的提问)


小结

看完上述笑话及分析后,大家一定想到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类似辩论。你可能是辩论中的A,也可能是B。你有可能同意形式逻辑的观点,也有可能同意特色逻辑的观点。

我相信,双方都无法说服对方。怎么办?我觉得此时不可能“晓之以理”了。因为两个人的逻辑不在一个层面,讲理是无效的。你还有下列5种办法。

第一,用“情”,即动之以情,就是用感情去打动对方。

第二,用“力”,就是采用强制手段来对付对方。

第三,用“忍”,即忍气吞声。

第四,用“脚”,也就是一走了之,不和对方来往了。

第五,用“哄”,只能说假话赞美对方了,这一招主要用于有权有势、你有求于对方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