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XingLiu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鱼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当中国老人在跳广场舞,日本老人却在拼命挣钱


001.jpg

                                   不管你愿不愿意,在世界范围内,延迟退休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



今天,备受关注的延迟退休又有新消息。一位参与人社部相关问题讨论的人士向媒体透露:“目前讨论的延迟退休的规划,延迟退休的目标是65岁。”

加上前段时间,人社部官员透露的“预计明年出台方案,并在下届政府任期推行。”在多次吹风后,延迟退休方案“靴子”即将落地。

不管你愿不愿意,在世界范围内,延迟退休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

如果你去过日本,在东京的街头会发现,出租司机、工地看护、交通保安、高速收费员、物业管理员、清洁员大部分都是老年人。



002.jpg

                                 
                                  日本老年服务员

当中国的老年人在跳广场舞,日本的老年人却在拼命挣钱。


01. 退而不休,日本老年人再就业

高龄老人已经构成日本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总务省的劳动力调查统计显示,2014年度,65~69岁老年人的就业率为40.7%,创1975年度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5个老年人中就有2个在工作。

003.jpg

                                  65~69岁老年人的就业率(数据来源:日本总务省劳动力调查)

近年来,日本老年人再就业呈现两个特征:

首先,除了老年男性,65岁以上女性就业者也迅速增加。男性的就业率为51%;女性也达到31%,首次超过30%。


004.jpg

                                  日本生产企业的老师傅

其次,老年人从事的工作不再局限于服务业,开始出现在制造业第一线。德岛市的山菱电机公司主要生产电子产品,有100多名员工,其中16人是65周岁以上的老人,年龄最大的已经73岁。

迫不得已,还是老有所为?

日本大多数大中型企业职工原则上在60岁退休,但日本的养老金原则上从65岁开始领取。因此,大多数职工退休后会选择再就业方式来赚取生活费用,直至65岁开始领取退休金。

日本官方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仍有58%的人表示希望在65岁以后继续工作。

既然可以领取养老金,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日本老年人选择继续工作呢?




005.jpg

                                  日本老年邮递员和治安巡视员

调查结果显示,73%的受访者是因为“经济原因”,即为了确保生活水平不下降;22%的人则表示是“为了实现人生价值、与时俱进地融入社会”。

近年来,由于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养老金多年来几乎没有增长,很多退休老人的实际生活质量受到明显影响。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2014年,普通日本中产阶级家庭,夫妇两人每月领取的养老金为21.8-23万日元(约合1809~1909美元)。按照目前的物价水平,仅凭这些养老金,很难维持夫妇两人舒适而体面的生活。继续工作,成为一种无奈之下的“迫不得已”。


006.jpg

                                  日本老年园艺工人

还有一部分老年人,晚年不甘寂寞,希望“老有所为”。安腾君退休前是一家电子产品公司的工人,退休后无所事事,怕被社会孤立,最近68岁的他又被返聘回原来的岗位,尽管工资只是从前的一半,安腾君依旧乐此不疲。“我要干到动不了的那天。难以想象,不工作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02. 延迟退休,老龄化趋势下的世界性课题

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其背后,是日本经济长期低迷、出生率不断下降、人口结构严重老化、年轻劳动力不足等社会问题。

2016年9月,日本内阁府发布的《2015年日本老龄社会白皮书》显示,日本现有1.27亿总人口,约3392万是65岁以上人群,老龄率26.7%,超过世界卫生组织评定的21%这条红线,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步入“超老龄社会”的国度。


007.jpg

                                   日本老龄化趋势(数据来源:日本统计局、日本人口与社会保障研究所)

在老龄化日趋加剧的同时,日本人口出生率也持续下降。日本就业人口正以每年50万的规模减少,预计到2030年,日本的就业人口将从2014年的6351万下滑至5561万。



008.jpg

                                   日本就业人口预测(数据来源:日本厚生劳动省、就业政策研究会)

这意味着,越来越少的劳动力需要养活越来越多的老年人。

为此,日本政府已制定法规,一是规定企业在2025年之前必须把职工雇佣年龄延期到65周岁,二是规定企业有义务继续雇用60岁以上的老年人,试图将老年人重新拉回劳动力市场。

不止是日本,从世界范围看,延迟退休已成为一种趋势。根据人社部的数据,我国是目前世界上退休年龄最早的国家,平均不到55岁。




009.jpg

                                   世界各个国家与地区的退休年龄(数据来源:联合国人口统计)

以高福利著称的瑞士为例,瑞士是最早实行65岁(女64岁)退休的发达国家之一。面对日益增长的失业率和财政赤字,瑞士政府打算将退休年龄再延迟2岁。

德国从2012年起,计划用18年的时间,将法定退休年龄逐步从65岁提高至67岁。

英国正在逐步取消65岁法定退休年龄的限制,国民将获得自由选择退休年龄的权利。

美国1983年修订《社会保障法案》时提出,到2025年将职工的正常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直到20年后的2003年才正式开始实施,并明确提出计划用22年的时间完成从65岁提高到67岁的目标。



010.jpg

                                  2016年,美国近1/5的65岁以上老年人仍旧在工作(数据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

和很多国家一样,美国的社保基金“蓄水池”也正在滑向入不敷出的窘境,为此美国也存在着是否要进一步“提高退休年龄”的争论。

可见,在老龄化不断加剧的背景下,是否延迟退休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同课题。


03. 退休还是退而不休,每个中国人都将面对的抉择

既然从世界范围看,延迟退休已经成为一种趋势,那么,中国也应该实行延迟退休吗?

事实上,在中国的农村,老年农民依然承担着繁重的农忙与家庭劳动;在中国的大城市,老年农民工依然活跃在建筑工地与工厂,毫无“退休”可言。

011.jpg


“未富先老”的中国老龄化现状又不同于发达国家。以日本为例,日本老年人是在养老金不足与劳动力减少的双重压力下,重新走回工作岗位。

中国实行延迟退休,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养老金压力,却也挤占了工作岗位,减缓了年轻人的晋升步伐。国家人社部的研究数据表明,我国每年新增的1000万左右就业岗位中,三分之一来自退休人员的更替。这也是年轻人特别是高校毕业生,反对延迟退休的原因。


012.jpg

                                   中国大学生就业难

即将退休的员工也不希望延迟退休,特别是对于一些工作强度大、工作环境恶劣的劳动者来说,65岁还要工作,无疑是一种身体与心理上的考验。

更加让人诟病的是,独具中国特色的“养老双轨制”,犹如一道藩篱,人为地将劳动者划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体制外的人要付出更多的劳动,体制内的人却能享受延迟退休带来的好处。

况且,延迟退休政策的制定者又恰恰在体制内,这也难怪为何高层屡次以延迟退休试探民意,却得不到大多数民意舆情上的支持。

另一个可供对比的维度是,2016年,日本人均寿命为83.7岁,连续20年世界第一,中国的人均寿命为76.1岁,比日本少了将近7年。



013.jpg

                                  日本的人均寿命世界第一(数据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60岁,对于长寿的日本人来说,依然年轻。在中国,则垂垂老矣。

国情虽然迥异,问题却是相同的。

真相也许很残酷:正如日本老年人需要“拼命挣钱”,让自己过上体面的退休生活一样,以现在的物价水平与通货膨胀率计算,你的养老金,真的能够让你安心地“跳广场舞”吗?

早退休,还是晚退休,是国家的宏观政策。

退休还是退而不休,却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将面对的抉择。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