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XingLiu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丈丝纶一鱼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既然把地动仪删了,麻烦把这些也改改

我们从小在历史书上看到的“地动仪”其实是一个叫王振铎的当代人在上级有关精神指示下,在1951年根据古书描写的196个字,结合英国科学家的地震理论造出来的。古书上描绘的地动仪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实物,那个仿造的东西也完全做不到古书上描述的功能。直到最近被历史课本删掉,很多人才刚刚知道这个东西是经不住推敲的。但恐怕很少有人还知道,我们在教科书上常见的“司南”,也就是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也是上面那位王振铎的手笔。司南的标准图案(一个天然磁石做的汤匙)在我们小学课本里就有。但是迄今并未发现任何古代的司南实物,

日本农村成了世外桃源,中国农村却成了再也回不去了的故乡

1,日本农村的本质说起日本农村,有太多关于它们的传说。不管是影视剧里面,还是各类介绍日本的文章,或者是亲自赴日旅游,日本农村给我们的映像是——干净、整洁、美丽,仿佛世外桃源一般。但很少有人能够深入了解到日本农村的本质,几十年前,日本农村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肮脏、贫穷、落后是这里的代名词,经过日本人不懈的努力,终于改造成了现在的样子。日本农村改造的终极目标,是营造一个缓慢、舒适的宜居社区。是为了让民众不需要挤到大城市,也能拥有高品质的生活,让那些生活在大城市的人,还有一个可以留恋和随时回来的“世外

为什么电脑都是从C盘开始的, A盘和B盘哪去了?

随着科技的发展。各种智能设备电子产品也是越来越平民化,性价比也越来越高。遥想小编在读小学时电脑还是个稀罕货,亲戚家买了电脑还要专门去看看这个新奇玩意,而现在,人手一台笔记本早已成为常识。但是不知道你在使用电脑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呢?那就是不管是哪一台电脑,手机的第一个盘符也就是系统盘永远都是C盘呢?拿第一个为什么不是A盘呢?A盘,B盘又哪去了呢?其实这就要说到电脑发展史上一个很重要的部件了,那就是软盘。软盘(Floppy Disk)是个人计算机(PC)中最早使用的可移介质。软盘的读写

notepad正则删除关键词所在行

查找:^.*大师兄.*$替换为:(空)如果不留空行:查找:^.*大师兄.*\r?\n替换为:(空)注意:Notepad++的[全部替换]受[方向]约束,所以如果想“向下”全部替换,要把光标放到文首。注意:1,要替换全部要把光标放在文首2,严格按照上次选项,要选正则表达式,不选匹配新行

法治、民主与专制,史上最简单解释!

什么是法治?17世纪英国思想家洛克说: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否则,人类将进入灾难之门。个人可以做任何事情,除非法律禁止;政府不能做任何事情,除非法律许可。法治,是给公民以最充分的自由,是给政府以尽可能小的权力。法治社会的真谛在于:公民的权利必须保护,政府的权力必须限制,与此背离的就不是法治社会。民主与专制的区别民主就是民众把官员分成两拨,让他们为讨好民众相互争斗,最后人民受益。专制就是官员把民众分成两拨,也让他们互相争斗,最后官员得利。

不尊重知识的朋友,也不会尊重你的时间

朋友之间,难免有互相帮忙的情况,有素养的人会讲究礼尚往来,没有素养的人则喜欢单边占小便宜。对于那些实物和金钱的往来则非常好衡量这一点,但是对于一些涉及知识和时间的领域,则很多时候是老实人哑巴吃闷亏。设计师和出国代购,属于知识和时间领域最典型的例子。1设计师的烦恼很多设计师,最头疼的事情,就是一个朋友找到自己,让自己帮忙“随便”设计一下,小到logo大到建筑设计,都在这个“帮忙”的范畴之内。如果朋友上门求帮忙,我送他一堆物资或者一笔钱,他会感恩戴德,但是如果我帮他设计,他非但不认为你的帮助值得感恩

中美贸易战

 就日益升温的中美贸易摩擦,新浪“慕良博客”张建华发了一个帖子,在论坛和微信上疯传。下面是张建华的帖子,有删节:干一辈子了,不懂经济、贸易、金融,也没有大兴趣。经常弄不清GDP、WTO、CEO的含义,不知道炒股、炒期货、理财的门朝哪开。这次中美贸易战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启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懂得了一辈子不知道的许多知识和现实。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双休日是美国逼着中国政府给老百姓的。第一次知道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许多承诺,十几年后这些承诺绝大多数没有兑现。第一次知道汽车进口,美国的关税是2

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

作者:紫竹张先生来源:紫竹张先生一直以来,大家都在说国企不注重人才,但是很多人并没有直观的感受,我今天以一个刷屏航天圈的网红工程师在国企的遭遇,让大家感受一下高级人才在国企的生活是怎样的。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又称航天601所,是我国液体火箭动力事业的发源地,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掌握先进超低温高性能推进技术的国家之一,可谓是国企中的高科技典范,和那些低技术含量只靠垄断政策保护的国企犹如云泥之别。按理说,这样的纯靠技术吃饭的国企,应该是特别注重人才的,因为他们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人才上面的,从某种意

一个恐怖真相是:父母的付出,99%是没用的

有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中国父母这一生,都有着操不完的心。其中操心操的最多的就是孩子的成绩。我有一个朋友昕昕,不惜辞去公司一把手位置,回家做了全职妈妈,为了孩子的学习殚精竭虑,付出一切,可孩子不开窍,成绩一直在下游拍徘徊。她亲自上阵辅导孩子写作业,但孩子可以磨磨蹭蹭地写到11、12点;她下血本报了很多辅导班,可孩子就是学不进去;她精心设计了很多奖励方式,但是收效甚微...一说到孩子学习,她就特别的难过:“说不在意孩子成绩,让她快乐成长的都是假的,我在意的要死!”虽然很残忍,但是我想告诉她的是:你的

不能不防,这帮骗子的“爱国”陷阱

爱国是一种本能,国家利益面前,每个人都是血脉偾张,奋不顾身。这也给了别有用心的人可趁之机,他们用谎言操纵着我们的爱国心。像木偶线操控一把刀子。当刀子脱离操纵,最后受伤的,是我们自己。 01 北宋中期,雁门关外,二十一个中原武林高手埋伏在峭崖边。这群人里面,有时任少林寺掌门的玄慈、丐帮帮主汪剑通、黄山的鹤云道长,一众好手,饥餐露宿、千里奔波至此,目的是为了杀死几个过路契丹人。事情起因,源自几天前。苏州燕子坞慕容博匆忙找到玄慈,告诉他:“契丹国有大批武士要来偷袭少林寺,想将寺中秘藏数百年的

通勤,正在“杀死”1000万北京青年,而你呢?深圳青年

身在上海的老张头便是其中一个,“太真实了,明明租房和公司都在浦东,但上下班时间加起来却要3个多小时,服了。”石家庄的大腾便不以为然,“没感觉,我上班的地方离我家就一站地,走过去就行了。”小青叶上班坐公交,不堵车的话十几分钟也就到了,上班时间夹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却有一种第三者的快感,不错。深圳同北京一样是个忙碌的城市,也同样是个交通拥挤的城市。在北京,清晨五点,青年们已经在为通勤奔波,人们平均每天上班超过一个半马(26.4Km):“只是到公司,已耗尽我所有力气”。   

邻村二嘎问我区块链是啥 我是这么跟他说的

01二嘎版的“去中心化”二嘎子是我发小,小时候一起光屁股蹚河沟的交情。后来我来到城里上学工作,过着北漂的生活;他在家务农也做点小生意,如今儿女双全,生活无虞。他羡慕我所谓的“见过大世面”,而我羡慕他没有房贷压力的简单生活,我们拥有截然不同且相互羡慕的人生……那天,嘎子在微信找我,上来就问“区块链是个啥?”我一下子愣住,这个呆瓜怎么关心起这么前卫的词儿来了?我故作镇定,准备从技术原理一点点讲起,但隔着手机屏幕都能看到那个呆瓜云山雾绕的表情。该怎么跟一点互联网概念和技术基础的人说清楚“啥是区块链”,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